Q

【沈巍*赵云澜*原创女主】2

   开学一两个月后,地星人袭击海星人的新闻层出不穷,整个海星社会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特调处将这几个月来的袭击地点频次做了范围划分,龙城大学被划在红色警告范围内,全天24小时有警察巡逻站岗,监控摄像头的数量更是呈指数上升。校园里也满是讨论这些新闻的声音,胆小的晚上过了9点就不敢出宿舍门了。

    “喂,鼠标,咱走吧!都好几天没通宵网吧了。”杆子他们宿舍响应学校号召,11点前必须返校,都手痒了好几天了。

    “你疯了吧!外面那么多警察呢,怎么出去!”鼠标最胆小,但是也忍不了手痒的劲。

    “你傻啊,那些警察才来几天,知道咱们学校有暗道嘛?咱从暗道走,指定不会被发现。”

    “真的?”

    就这样杆子这帮人一共去了三个,在12点左右准备偷溜去网吧。这三人轻松撬开了宿舍大门,往学校西边的一个暗道走去,期间要穿过一片小树林。他们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周围的声音能听得一清二楚。鼠标最胆小,有一丁点动静就死命抓住杆子的胳膊,平时就只有10分钟的路,他们感觉自己快走了半小时了。“杆子,我们不会鬼撞墙了吧,怎么还没出去呀。”“少自己吓自己,你这是心理作用!”话刚说完,突然周围飘来一股浓浓的香气,这三个男生顿时都被这香味迷住失了神,只觉得身体都轻飘飘的,一股莫名的快感贯穿全身上下,最后都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我昨天晚上去看你,你怎么不在呀,去哪了。”可可和一个漂亮的女生交谈着,这个小女生长得真是漂亮,几乎所有男人看了都离不开眼,但是总觉得带着股邪魅和骚气。“没去哪我的小可可,你赶紧上课去吧,别让你的帅哥教授点名批评你啦!”

    可可一路小跑踩着铃声到了教室,瞄了一眼自家脾气好又帅的老师👨‍🏫,偷笑着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沈巍一般对这些个小顽皮都会稍稍放纵,只双手抱着胸缓缓踱步到可可旁边用眼神假装奶凶的瞪了下,便转身对着班长礼貌地点了个头一下,“班长点一下名。”

   “老师,张竹峰,王立行,李行利没到,其他都来齐了。”

   “同宿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嘛?”

   “老师,他们昨晚偷溜出去网吧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打手机也不接。”

   沈巍眉头一皱,这个特殊时期估计十有八九出事了,果然沈巍身子还没转回讲台呢。教室大门就被人嘭嘭地敲,“特调处赵云澜。——不好意思老师,我们在贵校发现了三具尸体,怀疑是你们班学生,想找舍友了解下情况。”

   赵云澜已经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前排同学依然听得见内容,传开之后整个教室就炸了锅。可可皱紧了眉,看向窗外那一栋已经废弃的音乐学院大楼。

   尸体是在晨间,校园保洁阿姨发现的,这三个人死状极其恐怖,被吸干了精血几乎都成了人干了,特调处通过衣物里的学生卡确定了死者身份,便匆匆赶来沈巍的课堂不得打断了讲课。

   赵云澜是个人精,特别对于这些个未经世事的大学生一眼就能看出心思里埋着什么,班里所有人不是恐慌就是震惊,唯独这一个小姑娘怔怔地望着窗外,全身紧绷。“同学,方便出来一下嘛。”赵云澜走到可可身边敲了下桌子,把晃神的可可拉了回来。“怎...怎么了嘛?” 赵云澜不多说只用下巴指了下外面,可可就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出去。沈巍看着可可莫名其妙被带出去,出于保护学生的目的多问了一句“警官,可可和他们平时不熟的,估计也问不出什么吧。” 赵云澜屌屌地回道“问不问的出,那就看我们本事咯。”

    “我刚刚一直在观察你,你好像对你同学的死不是很意外啊。”赵云澜凑近了盯着可可,只见这位警官顶着一副疲惫的脸还强加了精神,那双眼皮估计也是累出来的。不过这招对小朋友真是百试不厌,可可被盯得非常虚,不停地搓手,“我也是刚知道他们已经...已经遇难,我平时和他们不熟的,只知道他们不爱学习爱打游戏。”

   “嗯,昨天晚上下了晚自习你在哪?”

   “在宿舍,舍友可以作证。”

   “几点睡的?”

   “我十一点,宿舍里最晚睡的应该是妙妙,她一般一点睡。”

   赵云澜闭眼捏了捏睛明穴,这丫头似乎又挺正常的,就只能先放她回去了。





【沈巍*原创女主】

    带着湿暖海风的炎炎夏日即将过去,龙城大学即将引来新一届新生。

    郊外一栋大别墅内,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男子正照着镜子梳着那已经亮得发光的油头,旁边一位白发爷爷正经端坐看着报纸,“送你女儿去报道还臭美,又不是去酒会,至于嘛!”爷爷语气中满是对这个儿子的不屑,“爸,能让子女去龙城大学的肯定都是有来头的,说不定你儿子我就碰上个气质满分的单亲妈妈呢。”爷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旁一个玩着手机的中年女子轻哼了一声,也没正眼瞧过去。

    “爸爸你好了没!”戴可拿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从楼上下来,看到自家亲还在照镜子,忍不住打了个白眼。

    一家四口整整齐齐上了车,出发前往龙城大学。

    “爷爷,你说你一会要见的是我们生物系的院长嘛?”

    “是啊,这位院长当初是你爷爷的徒弟,现在和星督局各个科研项目都有关系,可可你以后要是想参与什么项目,爷爷来帮你打招呼。”

    可可的爷爷以前是星督局级别很高的教授,不过到了下一辈,可可父亲这儿下梁就歪了,好好的生物系研究生出来非要搞金融,一身的臭铜味,还不善于经营家庭,到处外面花天酒地,和可可的母亲也早就离了婚,形同陌路。不过到了可可这儿,似乎这梁又正回来了,可可从小脑子灵的很,喜欢爷爷实验室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报考高考志愿时就对准了最有名的龙城大学生物系报,她最大的理想就是和爷爷一样去星督局当一名科研人员,为这个星球效力。

    “小姑娘家家的,去做什么科研哪,累死不活的。”嘴欠的倒霉父亲,又遭来了一车人的挤兑和白眼。

    车还未驶入龙城校区里,就能感受到校园里人声嘈杂,挤满了学生和家长,戴言直接把车开到了生物系大楼下,院长早早就在楼下等候他的老师。

    借着叙旧的功夫,院长带着一家人参观了龙城大学生物院,走到一间教授办公室门口时,院长说必须见见这一位一表人才的年轻教授,可可看着门口挂牌上用鎏金字体写着‘教授,沈巍’。里面的人闻声开了门,只见一身笔挺着装的年轻教师走了出来,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浓眉下深邃的眼眸透着某股神秘,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黑框眼睛,可可不禁对眼前这个禁欲系帅哥给迷住了,这大学里的老师比中学老师的配置强太多了吧!

    沈巍不擅应酬,只敷衍几句了事。院长随后带着可可一家参观了龙大实验室并介绍了几个科研项目的发展情况,最后可可便前往宿舍安顿了下来。

    这“帅哥教授”的名头每年开学必须火一把,今年也不例外,女生宿舍里到处打听着这位教授的联系方式,"学姐,你是骗我们的吧,这年头怎么可能没有手机啊?"“真没骗你们,给你们看我的通讯录,我都大三了到现在想光明正大看沈教授都只能去蹭课。”

    这学期沈巍也是可可的主修课老师,龙城大学是生物系领域内顶尖的高校,教授的知识也是最前沿最高端的,生物系的学子毕业后一般都会输送进海星监或星督局的科研机构,有些好苗子甚至在校期间就开始为一些科研项目效力,此时的大学校园还是一片各处莘莘学子、风平浪静的模样。

    而远在这个星球之外,有一颗海星人永远看不到的卫星背面正孕育着一股邪恶又强大的力量,星督局早就发现了异常,只不过这时不时喷发的暗能量毫无规律可言,更无法预估这些暗能量会对海星产生怎样的影响。

    离龙城大不远处,又发生了一起地星人杀人案,这已经是特调处这个月接手的第八起了,平日里潇洒笃定的赵处长,此时快被上面一个个催命电话给烦疯了,“特么的自己不派科研团队去找这些地星人上来的入口,光催我们有什么用!这抓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他们逃出来的速度啊。”其他人在办公室外听着里面的人一会狂吼,一会又低声下气的接电话,这情景再搞笑也都笑不出来了。

    在海星,有两个物种的人类共同生存着,一个是海星人,生活在地球表面,能照得到阳光,在海星这个球内空心表面生活的是地星人,到处黑暗没有阳光。在古时候,从地星到海星的破口很少且地星人也极难发现,偶尔有一两个运气逃出来的就被当成妖魔追捕,那个时候科学知识匮乏,还不知道海星的构造不是一个实心球,而是一个里面被挖空的球,更不知道这个球里空心表面居然还生活着一种人类。随着科技发展,海星人逐渐了解了这个物种的存在,由于环境和科技的优势,这颗星球一直被海星人掌控着,他们不允许这些其实能力超过自己的地星人和他们共享海星环境,便设立了法律不允许地星人上来,还到处寻找从地星上来的通道,找到一个封一个,人类就是这样害怕且自私。

    但是近几十年来,这样的通道似乎越来越多,逃蹿上来的地星人数量也在增多,海星就成立了特调处这样的组织专门抓捕地星人。而这个现象的数据井喷,就从这个月开始没再减少过。

沈教授同一品牌眼镜👓。我得多富贵才能随便买当生活品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