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井然看着刚来的实习生交上来的文档,故意改了数据,“把那实习生喊过来,居然犯了那么低级的错误。”小远笑嘻嘻的进门,就看见井然一脸严肃地嘭一声把门关上了。

“老板怎么了?”

 “你把客户的数据弄错了,今天留在我办公室,不改好不许走!”

“可是,我核对过很多遍了,不会...”

井然突然凑近小远的脸,压低嗓音“我说错了就是错了,你永远不能反驳我!”一把把他摁在沙发上,自己倒了杯酒,惬意地坐在小远旁边,一脸满足地看他乖乖的修改电脑数据。

【沈巍*原创女主】

    带着湿暖海风的炎炎夏日即将过去,龙城大学即将引来新一届新生。

    郊外一栋大别墅内,一个穿金戴银的中年男子正照着镜子梳着那已经亮得发光的油头,旁边一位白发爷爷正经端坐看着报纸,“送你女儿去报道还臭美,又不是去酒会,至于嘛!”爷爷语气中满是对这个儿子的不屑,“爸,能让子女去龙城大学的肯定都是有来头的,说不定你儿子我就碰上个气质满分的单亲妈妈呢。”爷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旁一个玩着手机的中年女子轻哼了一声,也没正眼瞧过去。

    “爸爸你好了没!”戴可拿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从楼上下来,看到自家亲还在照镜子,忍不住打了个白眼。

    一家四口整整齐齐上了车,出发前往龙城大学。

    “爷爷,你说你一会要见的是我们生物系的院长嘛?”

    “是啊,这位院长当初是你爷爷的徒弟,现在和星督局各个科研项目都有关系,可可你以后要是想参与什么项目,爷爷来帮你打招呼。”

    可可的爷爷以前是星督局级别很高的教授,不过到了下一辈,可可父亲这儿下梁就歪了,好好的生物系研究生出来非要搞金融,一身的臭铜味,还不善于经营家庭,到处外面花天酒地,和可可的母亲也早就离了婚,形同陌路。不过到了可可这儿,似乎这梁又正回来了,可可从小脑子灵的很,喜欢爷爷实验室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报考高考志愿时就对准了最有名的龙城大学生物系报,她最大的理想就是和爷爷一样去星督局当一名科研人员,为这个星球效力。

    “小姑娘家家的,去做什么科研哪,累死不活的。”嘴欠的倒霉父亲,又遭来了一车人的挤兑和白眼。

    车还未驶入龙城校区里,就能感受到校园里人声嘈杂,挤满了学生和家长,戴言直接把车开到了生物系大楼下,院长早早就在楼下等候他的老师。

    借着叙旧的功夫,院长带着一家人参观了龙城大学生物院,走到一间教授办公室门口时,院长说必须见见这一位一表人才的年轻教授,可可看着门口挂牌上用鎏金字体写着‘教授,沈巍’。里面的人闻声开了门,只见一身笔挺着装的年轻教师走了出来,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浓眉下深邃的眼眸透着某股神秘,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边黑框眼睛,可可不禁对眼前这个禁欲系帅哥给迷住了,这大学里的老师比中学老师的配置强太多了吧!

    沈巍不擅应酬,只敷衍几句了事。院长随后带着可可一家参观了龙大实验室并介绍了几个科研项目的发展情况,最后可可便前往宿舍安顿了下来。

    这“帅哥教授”的名头每年开学必须火一把,今年也不例外,女生宿舍里到处打听着这位教授的联系方式,"学姐,你是骗我们的吧,这年头怎么可能没有手机啊?"“真没骗你们,给你们看我的通讯录,我都大三了到现在想光明正大看沈教授都只能去蹭课。”

    这学期沈巍也是可可的主修课老师,龙城大学是生物系领域内顶尖的高校,教授的知识也是最前沿最高端的,生物系的学子毕业后一般都会输送进海星监或星督局的科研机构,有些好苗子甚至在校期间就开始为一些科研项目效力,此时的大学校园还是一片各处莘莘学子、风平浪静的模样。

    而远在这个星球之外,有一颗海星人永远看不到的卫星背面正孕育着一股邪恶又强大的力量,星督局早就发现了异常,只不过这时不时喷发的暗能量毫无规律可言,更无法预估这些暗能量会对海星产生怎样的影响。

    离龙城大不远处,又发生了一起地星人杀人案,这已经是特调处这个月接手的第八起了,平日里潇洒笃定的赵处长,此时快被上面一个个催命电话给烦疯了,“特么的自己不派科研团队去找这些地星人上来的入口,光催我们有什么用!这抓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他们逃出来的速度啊。”其他人在办公室外听着里面的人一会狂吼,一会又低声下气的接电话,这情景再搞笑也都笑不出来了。

    在海星,有两个物种的人类共同生存着,一个是海星人,生活在地球表面,能照得到阳光,在海星这个球内空心表面生活的是地星人,到处黑暗没有阳光。在古时候,从地星到海星的破口很少且地星人也极难发现,偶尔有一两个运气逃出来的就被当成妖魔追捕,那个时候科学知识匮乏,还不知道海星的构造不是一个实心球,而是一个里面被挖空的球,更不知道这个球里空心表面居然还生活着一种人类。随着科技发展,海星人逐渐了解了这个物种的存在,由于环境和科技的优势,这颗星球一直被海星人掌控着,他们不允许这些其实能力超过自己的地星人和他们共享海星环境,便设立了法律不允许地星人上来,还到处寻找从地星上来的通道,找到一个封一个,人类就是这样害怕且自私。

    但是近几十年来,这样的通道似乎越来越多,逃蹿上来的地星人数量也在增多,海星就成立了特调处这样的组织专门抓捕地星人。而这个现象的数据井喷,就从这个月开始没再减少过。

实习生7【井然*杨修贤】

    俩人在公司忙完了事情后,一起回了井然的家。井然家在园区一个高档小区内,是个大平层还带个小花园,装潢不说富丽堂皇也是相当有格调,回来后点燃的香氛蜡烛和极富音质感的音响又增添了几分温暖惬意的氛围。

    “你家怎么这么好看!这些小玩意儿都哪里买的。”杨修贤踢踏着拖鞋四处浏览着井然家的装饰品。

    “你喜欢?那搬过来住好了。”井然丢了手包撩起袖子,准备去厨房为杨修贤做饭。

    “我搬过来住?你的那些女朋友不会介意嘛。”杨修贤坐在沙发上看着井然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咬着嘴唇憋笑地看着他。

    井然正从冰箱里拿食材,听到这句话,手里顿了顿,“我没有过女朋友,也没有和任何人有感情纠葛。你不要乱说。”

    井然倒是没问过杨修贤的情感经历,不过以前在他手底下实习的时候到常是看见几个不同的女生在公司楼下等他,想必也是个各处撒种的角。

    井然让杨修贤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就好,杨修贤非要跑进厨房和井然一起做饭。这哪是去做饭,就是乘着厨房宽度小,两个人走来走去难免肢体会碰到一起,杨修贤这是去揩油去的。

    井然在热油,一只手握着锅柄,被安排去切菜的杨修贤扔了手中的菜刀又过来说帮忙煎菜,不等井然拒绝一只修长的手就也握上了锅柄,同时也握住了井然的手。井然全身顿时热了起来,偷偷在后面暗笑这小家伙的小心思。

    “热个油而已,这个简单,你去弄别的吧。”杨修贤乘势又拉上了井然的胳膊。

    “那你小心点儿,别烫着。”

    两个人虽然嘴上说个不停,但是心思都在触碰着的肢体上,要是话说开,估计早就缠到一起去了,厨房着火都不管。

    井然还在回味着刚刚被触碰过的的手掌温度,看着杨修贤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的背影,伸手扶了下他的腰问看看热的怎么样了。杨修贤笑着回答马上好了。一顿晚饭就在各种暧昧的话语和挑逗的肢体碰撞间完成。

    两人在餐桌上用着餐,突然来了个电话“杨修贤!怎么你的表格还没填完?现在就差你了!”杨修贤呲着嘴恨不得把手机拿离自己十米远,确实声音大的井然都听见了

    “什么填表啊,你们开会故意不拉上我,开完了又给我一大堆表,什么都不跟我说,你让我怎么填啊?!”

    井然一把抓过手机,按了挂机键。“你们同事怎么下班了还骚扰你?她一直对你这样嘛?”

    “这疯女人脑子有病,总喜欢欺负新人,碰上我这个刺头,不顺着他就盯着我来了。”

    “你别做那什么表格了,明天带你去公司办离职。”井然一边放下碗筷,一边起身把沙发上包里的电脑拿了出来。

    杨修贤一脸疑惑地看着井然严肃地瞧着键盘,便跑到井然身后看看他在干什么,结果看到收件人是Kalvin,杨修贤差点吓晕过去,一把夺过电脑,“井然,别!我会扒的皮都不剩的!”

    “你怕什么?这些人对你这样我能袖手旁观嘛?你不清楚公司的构架和制度,但我清楚,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亲爱的Kalvin,

    杨修贤在你部门遭到的不公和欺凌不知你是否知晓,我认为他没有必要在这样的部门继续呆下去了,我会帮他办离职,希望你尽快批准。

    还有你部门下的那些尸位素餐、无事生非的人和无能的teamleader,你怎么处置我不关心,若是她们继续找杨修贤的麻烦,我会让HRBP介入以保护杨修贤的权利。’

    邮件发送出去后,杨修贤还想着怎么和Kalvin解释,他总觉得Kalvin能帮他找到工作已经很感谢他了,现在那么大动干戈会不会太不懂事了。结果Kalvin只草草回了几句话表示同意,并且那话说的明眼人都请相互他不是很想管手下的那些人。

    “这。。Kalvin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用太顾及Kalvin了,你以为他是什么原因不帮你?被你婉拒过几次后,就早早养了别个小情人。不会太多花心思在你身上了。”

    按道理杨修贤应该高兴Kalvin不会不让他走了,但是别人冷落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第二天到了公司,井然领着杨修贤直奔Kalvin的部门去,Kalvin在出差,当头的便是杨修贤的leader,她是个聪明人从来不敢得罪级别高的,很快就办完了离职手续,并以公事为由提醒手下的人,实则是要他们给杨修贤道歉。


实习生6【井然*杨修贤】

    (稍微纠正下杨修贤的身份,之前是定义杨修贤已经毕业工作了,现在改动成杨修贤还在实习,只是已经拿到了Kalvin部门的一个正式offer。)

    井然送杨修贤回了家,并嘱咐明早在楼下等着,接他一起上班,杨修贤这个大男孩也是一点也不推脱的答应了。

    第二天井然带着杨修贤驱车前往公司,两人说说笑笑地乘电梯上楼,这时候Jean也上了电梯,她看着杨修贤和井然过于亲密地表现很是惊讶。见到前领导,杨修贤识趣地打了声招呼,但Jean只是抿了下嘴,就像没见到杨修贤一样,强势地女人啊一般情商都不会太高。井然早就看出来Jean不喜欢杨修贤,到了三楼亲昵地楼了下杨修贤的肩“你先去把,一会见。”两人相对一笑便分开了。

    早上井然召集了各leader开会,Jean还没从刚刚自己老板和自己前实习生地动作中缓过来,就听井然说“最近有人头变动嘛?有没有适合fresh的位置。“leader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老板要推人进来了,五组的leader袁恩说到“我们组倒是将会有个位置出来,但是需要技术,级别很高。”井然点点头知道不适合刚毕业的,转头看向Zeron,Zeron也摇摇头,他的组也是很久没有headcount出来了。其实Jean手下倒是有个职位,但是她不可能招杨修贤进来膈应自己,井然也知道有那个位置,看到Jean不做声,井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以井然的人品是在这种事上为难任何一个人。

    楼上的井然有条不紊的开着会,楼下的杨修贤却又被同事和小领导恶心到语塞,杨修贤知道部门里的各种明争暗斗,已经很小心的在避嫌了,但这些女人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就殃及池鱼到了这个新人身上,他夹在那个没能力没胆识的小领导和那个蠢女同事之间变成了炮灰。有很多时候他真想把自己在部门里所有的遭遇告诉Kalvin,但是每次都被自己制止了,这种背后告状的事情杨修贤实在做不出来,而且他知道或许说了等于白说。

    中午杨修贤在三楼等着井然忙完去食堂,井然看到一脸不高兴的杨修贤便问,“怎么了,我看你有点不开心。”杨修贤叹着气把早上的事情说了一下,这些只不过是这几个月众多事情的一件。“井然,我不想呆在Coacn了。”杨修贤头靠着墙有气无力地说到。没有人安慰也许杨修贤还能挺尸到下班,但是现在他忍不住就抱上了井然,带着哭腔“我好累啊,每天都不开心。但我要是拒绝Kalvin的offer,我就成了无业游民了,怎么办啊~~(哼唧哼唧)”

    “没事的,这种部门没必要呆下去,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帮你办离职,我这边迟早会有岗位空出来的。”看着心上人如此愁眉苦脸的样子,井然真是疼到心里面去了,同时也真想好好教训欺负杨修贤的那些没用的人。

    要离职必须先跟Kalvin打声招呼再和小领导申请,可Kalvin远在德国出差,这时候和他说离职估计Kalvin得得心脏病。

    杨修贤就以学校毕设为由请了好几天假,没有这些蠢同事的每天骚扰正是清静了许多。但是天天在家的杨修贤导致两人见面机会变少了,井然硬是要带着杨修贤去公司陪他坐在一起,新办公室井然没有单独的办公室,是和大家坐一起的。部门里的人看到以前实习生都好奇地问怎么回来了,杨修贤只好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开玩笑说“帮老板办事。”

    常在一个楼里走动,难免会遇见楼下那些眼梢,果不其然小领导就发来了微信质问杨修贤不是在学校嘛?怎么回了公司还去五楼了?

    井然平时听杨修贤讲部门里的事情也大致知道一点情况,小领导就是杨修贤地直属领导teamleader级别,其实就是个小喽啰,对leader唯首是瞻。这个leader很想往上爬,处处讨好Kalvin,所以才愿意招杨修贤进来,平时对其他同事都非常严格且残暴,唯独对杨修贤态度180度大反转的好,但是心底里确实也瞧不起杨修贤,不过只要表面上不敢对杨修贤怎样就够了。

    小领导不识趣,以为杨修贤只是个学生根本不懂靠上面来压自己,杨修贤确实不会,但是井然会。他马上发了封邮件给那位leader,并且抄送了teamleader,内容就是需要杨修贤来单独帮忙自己你们部门的事情,而且语气和发送的格式很巧妙,代表我是以部门经理的身份直接跟你们leader说而不是和你teamleader说,你只要知道和被下达这件事就可以了,没有说话的份。

    果然,不出十分钟,小领导马上松了口,让杨修贤好好为井然做事。Jean看到杨修贤居然都坐到井然边上去了,嫉妒的差点吐血。

    这光景不禁让井然觉得,隔了一年,自己和杨修贤像是被命运召唤般一样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部门,这是老天爷要让他们重新开始嘛!

怎么沈城六爷没人写呢?

明天要不动动笔。

不要再屏蔽我了......

鱼肠*龙波6

   

   (有车终于!链接🔗放评论了)

他们在西边的荒山上找到了满身是伤的鱼肠,她正吃力的用山上的草药必敷自己的伤口,听见龙波的人赶来也不打算逃走,淡然的坐在地上继续敷着药。

“你真是嫌自己命大!”龙波从侍卫们身后走到鱼肠面.前,“我养了你这么久,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蹲在地上的鱼肠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腊月初七,那个孩子才16岁,因为心软不杀人,你便将他赐死,因为你只留有用的人;三月十六,你利用那女子对你的欢喜,将她派去伺候高官,后来高官不做她生意了,你就将她卖到南洋,因为你只留有用的人;上个月初二,高领县....

“你到底想说什么。”

鱼肠站起身看着他,“留在你这样的人身边难道不应该逃走吗?我真怕有一天你觉得我没用了,你就像踩死一只蝼蚁一样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跟他们不一样。”龙波心揪着,他们没想到鱼肠一直是这么想他的。

“我现在是不一样,因为我还能杀人,我还叫鱼肠。”“你永远都会是鱼肠。”

“那要是有--天,我想嫁人了呢?我不想拿起刀了呢?”鱼肠眼低含泪的望着龙波。

“那男的是谁,我杀了他。”龙波总觉得鱼肠是在表白自己,但是不能太自恋,还是先套套话吧。

“没有谁,我说如果而已。”鱼肠倔强的将头一扭,毕竟还是女孩子,赌气的样子还是可爱的。但龙波不允许鱼肠是寻常女子的样子,他一把扼住鱼肠的脖颈,掐的她声音都发不出“你听清楚了。你是我的人!我要的是鱼肠,不是一个整天多愁善感、盈盈哭啼的弱女子。你要是有刚刚半点想法,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鱼肠被龙波这句话和恐怖的眼神吓住了。龙波松开了手,鱼肠拼命吸了好几口大气,捂着脖子咳到肺都要出来了。

几名壮汉将鱼肠抓回了营地。

鱼肠听话地洗漱更衣,换了一身贴身的衣服。龙波到鱼肠的房间走了进来,“你今年几岁了?”

“23,你还关心我多大。”鱼肠面无表情的回答着。

“23。正是情窦渐开的时候,那个男孩到底是谁,告诉我。”龙波步步紧逼着看着鱼肠。

鱼肠讨厌被人这样压制,赌气地说道,“我说那个人是你,你会把自己杀了吗?”

实习生5 【井然*杨修贤】

   井然知道杨修贤还需要时间考虑,伸手宠溺地摸了一下他的头“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被安抚的小卷毛抬头对上井然亮晶晶的眼睛,笑出了声。

   “你在Kalvin那干的怎么样?”井然想问问这个心心念念的人近况如何。

   杨修贤摇摇头,“☹️说出来可别笑我矫情,别人都觉的背后有大老板撑腰这工作多舒服。但这部门的价值观相当势利,底下这些小领导都觉得我是靠Kalvin,没能力的,导致我一点发展空间都没有。找他们说了下自己的想法却被当成小学生一样忽悠。”

   “你没和Kalvin说过这些嘛?😕”井然心疼地说道。

   “婉约的说过吧,但Kalvin觉得干嘛老想工作的事,平时陪他开心不就好了。”

   看着杨修贤心思重重的样子,井然不忍心,也跟着重重地叹了口气。车内气氛肃然了一阵,杨修贤想打破这个话题带来的沉重感,看了下手机“不过我们真的要去吃西餐嘛?午休时间这么短,要不下次有机会再去吧。”

   井然已经听怕了有机会这三个字,“下午我去帮你请假,你今天就安安稳稳地和我吃饭,不用想其他的事情。”

   “这..会不会不太好。😝”杨修贤嘴里说着不情愿,但看他脸上露出的神情,井然就知道他一定很想偷溜出去玩。

   “放心啦,有我呢。”井然再次宠溺地爱抚着杨修贤毛茸茸的头发,俩人确定下午偷溜后笑的不知道多开心。

   井然带着杨修贤去了一家他经常去的高档西餐厅,落座后井然熟练地翻开菜单,“你喜欢吃什么?这里的鹅肝酱和牛排🥩很有名,还有烩饭也很好吃的,要不要试一试?”

   “嗯,好啊😊。”杨修贤乖乖地听着井然介绍这些菜,俩人点菜都不忘相互逗情,仿佛周围充满了粉色的小泡泡和甜甜的棉花糖。

  点完菜井然打开了手机里的Skype,搜到了杨修贤的直属领导直接拨通了过去“你好,我是设计部的经理,井然。嗯,下午帮杨修贤请个假,他身体不舒服。嗯,好。谢谢。”对着电话那头井然一脸的严肃和公正不阿,打完又马上换了个特别温柔的表情看着杨修贤。“你说的沟通不了的领导就是她?”

   “嗯嗯就是她。”杨修贤撅着嘴,像小孩子在外面被欺负了跟爸爸告状一样。

   “好,我知道了。”

   

   Kalvin一个急促的电话打破了两个人甜甜的气氛“杨修贤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嘛?中午就找不到你,怎么不跟我说?”

   “额..我...我现在好多了,不用担心我。”杨修贤明显不想让Kalvin知道自己和井然在一起,小心翼翼地看一眼井然又马上移开了眼神。井然索然无味地吃着东西,心思一直在听杨修贤怎么回答着。

   “那你好好休息,你在家嘛?我来看你吧。”

   “不...不用了,现在已经好了,你不是下午还有会嘛,不用担心我。真不用!”

   “好,那你好好休息,一定要注意身体!”

   “好的,知道啦。”

   杨修贤好不容易挂了电话,不用看就知道对面的人有点不开心,假装咳嗽一声,偷偷看一眼对面的人什么表情。井然假装若无其事地吃饭,也不说话,尴尬的氛围僵持了一阵,直到服务员上了个甜点,“这个起司看上去好好吃啊!我帮你挖一块。”杨修贤用他人畜无害的小笑脸和甜甜的声音惹的井然的嘴角又开始上翘。

   “明天你把简历发给我,我推荐下去,尽早帮你找到合适的位置。”井然毋庸置疑的说道。

   “谢谢我亲爱的井总!”

   井然听到亲爱的这三个字,心里面像酥了一样,“和我还说谢谢,去掉谢谢再说一次。”

   “我亲爱的井总!”

   “别叫我井总那么陌生,再说一次。”

   “亲爱的井然!”

   “再说一次。”

   ...

实习生4【井然*杨修贤】

    井然出了个大差回来,期间一直听闻杨修贤和Kalvin关系匪浅的新闻,不得不让他对这个实习生更加好奇和关注。这周一一大早他刚回来就往杨修贤的座位上看去,却发现那里换了一个人,井然不禁心头一紧。刚刚坐下,Abban就拿着杨修贤的离职单过来让井然签字,井然看着杨修贤的名字迟迟落不下笔。“他。。你的实习生离职了吗?”

    “是啊老板,他去Kalvin的部门入职了。”

    井然只觉得心头一凉,忧郁的神情再也掩饰不住,只寥寥画了几笔,便关上门又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他以为再也没机会见到杨修贤了。

    Kalvin一直没有捅破窗户纸,所以杨修贤与他的关系保持得很好。杨修贤在部门里面难免会被其他人诟病和老板关系不一般,也不知道Kalvin是真的不知道下面这些风风雨雨还是真的不在乎,无论吃饭、下班都和杨修贤形影不离,工作上也是处处给予特权。

    Kalvin的部门和井然的部门不在同一个地方,今年年底突然传出消息说这两处地方要搬到一块去,一切就像是命运的召唤一样。

    今天是搬去新办公楼的第一天,中午杨修贤和Kalvin有说有笑的在食堂排着队,井然也在排着队,听见身后说笑的声音便回过身去看。井然顿时就呆住了,那是,杨修贤。

    他没想到居然还能和杨修贤再见面,震惊的同时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杨修贤被眼前的人一下子拉回了半年前的思绪,一旁的Kalvin往杨修贤身边靠了靠,“井然?你们也搬过来啦。——杨修贤,这不是你以前的老板嘛?”

    “是啊,井然以前是我的老板,对我们都可好了。”井然和杨修贤错过了太多的机会,虽然现在早已物是人非,但是他们始终坚信对方一定是自己的有缘人,就算分开的时候也依然觉得总有一天还会再见面的。

    “是吗?那怎么你当初没在他手底下留下来呢?”Kalvin虽然面带微笑,但是暗中对井然针锋相对。

    “那时候不是没人要嘛。”杨修贤借势回答到,眼里含水地看着井然。

    “那时候确实太忙了,其实我很想留下你,但是没想到你这么快离职了。”井然带着歉意和私心,但更像是质问许久不回家的伴侣一样。

    杨修贤被说地不好意思的笑了,瞬间Kalvin就被晾在了一边,变成了井然和杨修贤眉来眼去的旧爱重逢会。

    以后每天,井然和杨修贤都特别期待着中午的到来,每次偶遇都像是孩子被送了一个超级大礼一样开心。两人的关系终于又回到了温暖地带。

    “今天没看见你,是又在忙吗?”井然的Skype第一次亮起了杨修贤的对话框,井然像吃了蜜一样甜。

    “今天陪新加坡来的员工吃饭,吃的西餐。”

    “西餐,我也想吃,食堂都吃腻了。”

    “你想吃?那。。明天陪你去?”

    “好啊!井总!”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约出去,杨修贤在公司大楼底下等着井然开车过来。上了车,两个人心有灵犀的相互看了一眼会心地一笑,“今天Kalvin不在吗?”井然当然在意Kalvin,毕竟杨修贤和kalvin的事情传遍了公司。

    “他在的,我跟他说了我约了人。”

    “所以,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在画室认识的,他想买我的画,直接就加了我微信。”

    “嗯,Kalvin是个直接的人。”井然听到他讲述和Kalvin的相识过程还是有点醋意的。

    杨修贤听出来井然在吃醋,咬着手指看好戏地看着井然“但是我不喜欢他,有时候不太考虑我的感受。”

    “是吗,那我觉得还是和他保持距离的好。这样的人只注重自己,很大男子主义的。”井然恨不得杨修贤马上离开Kalvin的部门,断绝一切关系。

    “可是我走了,不是没工作了吗?”

    “来我这儿。”井然停下车,目光深情且严肃地看着杨修贤,“跟着我,我会想办法把你弄进来的。”

    杨修贤不再看着井然,低头微微一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实习生3【井然*杨修贤】

    第二天,杨修贤一进部门就往井然的办公室撇去,但只看见大门紧闭,难道大老板还没来?打开Skype,搜出了井然的对话框,显示已在线。欸,大老板在忙呢,不能打扰。

    井然刚刚开完和总裁的会,看到Skype上被一个实习生添加了,不禁眼带笑意,起身开门去看看实习生在干什么。结果刚走出办公室就撞见杨修贤时不时也往这边看的眼神,井然要掠过杨修贤的座位去对面拿东西,边走边毫不吝啬地看着他,杨修贤也是随着井然的移动,眼神跟着他转,直到俩人都看不见彼此为止。

    不过大老板实在太忙了,每天要么和Jean商量着杨修贤完全听不懂的事情,要么接待着STA海外过来的员工,要么把大门紧闭着开会。井然有老板这一层身份,不可能像酒吧里的愣头青一样相中了就没头没脑的上来搭讪。杨修贤只能撅着嘴看着井然忙忙碌碌的身影,虽然偶尔会分一下心往自己这边撇一下,但是他知道目前不会不太会有机会接近井然了。

    杨修贤在画室兼职时偶遇了DS公司另一位高管Kalvin,这个高管比井然激进且直接,以想买画的正当理由直接加了杨修贤微信。人家也是老板但做事风格真的很直接,“杨修贤,不然你来我的部门实习吧,到时候你想转正的话,我可以直接推荐。”Kalvin是典型的欧洲人风格,杨修贤刚把简历转过去,Kalvin就命令下属要办妥这件事。只不过Kalvin的风风火火也惊动了HR部门,按道理一个部门的实习生协议还没到期是不能转到另一个部门的。

    “我知道你们HR的规矩,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嘛。”Kalvin在办公室和HRBP争论着,在这种外资公司可不讲究国企那一套,HR那些女的看不惯就是看不惯,也是很硬气,差点用上报监管来阻止这件事。

    杨修贤没有转过去,不过这件事情倒是传遍了HR和井然所在的部门,还被Jean拉到会议室“谈心”。

    井然和leader们与HRBP进行着每月的例行会议,“你们部门的实习生真厉害啊,没做多久就要跳到别的部门去。”HR阴阳怪气的非要贬低一下杨修贤。Zeron是井然最信任也是关系最好的下属,他是DS的百事通,什么事都知道,井然低声问了下Zeron什么情况,Zeron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和井然说了。

    “你说一个学画画的非要跳到一个无关的部门去,也不知道这实习生怎么想的。”那HR还不过瘾,说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这是你们HR管的太多了吧。——好了,我们开始正题”井然听不惯别人背后嚼杨修贤的舌根子,阴着脸回怼了那个还想滔滔不绝妖化杨修贤的女人。

   感到危机的井然已经快坐不住了,但是似乎已经错过了某些时机,导致他和杨修贤的关系有点摸不着的感觉,只能每天盼着杨修贤的身影在公司出现,却只能干着急的远远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