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想不想看傅慎行和精明机灵的小实习生之间的对决🤔😏


实习生无意间窃取到了傅氏机密,被傅慎行死死压制,期间沈知节和傅慎行无缝切换。

小实习生机智周旋,借机上位,分得傅氏一杯羹。

这里不用审核,不想把女主写的太根正苗红。


前期从看似敌对逼迫女主任他摆布,到暧昧不清把傅慎行迷的神魂颠倒,什么都给她后,女主露出真面目,虐回傅慎行,逼得傅慎行人财两空。

掌中之物很对我的胃口!!

但总想换成更都市感觉的味道 打打杀杀少一点,毕竟城市这种这种现象还是挺少的。

扫黑除恶2😊

    虽然日本人不续签的最大原因是我们的mission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底线,不过我们这七年整体mission率在傅慎行看来是非常满意的,他甚至觉得日本人有点变态,对错误的要求太苛刻了。美国高层亲自向傅慎行阐释过我们部门的rule和check准则,这些可真让他涨了不少见识,对蓝色巨人的合作也是充满了期待,那美国高层为了讨好傅慎行还学了几句中文为了套近乎,这面子真是老大了。

    年底过后,蓝色巨人和傅氏的合作正式启动了。

    不得不说和傅氏合作后,不断的福利和丰厚的奖金扑面而来,大家一时忘却了那个血腥暴力的傅氏集团,只记得那是一个对员工很好的客户。

    傅慎行时不时会带着人来蓝色巨人开会,除了小五、阿江等人,傅慎行还一直带着翻译,18摸毕竟是美国公司,除了和美国高层会谈很多往来信件也都是英文。

    小五和阿江本来就是大老粗,平时在公司陪傅慎行开会都觉得无聊的,再来这儿听着鸟语更是哈欠连连了。相反傅慎行却是个接受度很高的人,耐心得听着翻译从高层那儿翻过来的每个看似重复、不必要的准则,其实都决定着重大的作用。他没想到,一个命令可以关系到那么严重的问题,外资特有对隐私的保密和权限的层层审核,和员工们专业的姿态让傅慎行越来越对这家公司信任起来。逐渐盘算着将集团核心数据交付给蓝色巨人。

    不过肯定不能把这些数据赤裸裸的交给另一家公司去做,必须按个头衔,比如是自己这么多年家人的财务,也想一并交给你们去处理。经理听着这匪夷所思的说辞,也只能默默接受,毕竟客户是给钱的,我们服务方只要做好专业内的事情就可以了。

    这些年洗的黑钱数目庞大,来源和流向也是多的数不清,靠手账已经没有办法保存了,近些年也有相应的流通但是已经不多了。他需要随时调出来和别人“做生意”,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可以保他的命。 

    这个作业实行起来并不麻烦,虽然傅慎行交代这需要极高的权限才能去做,但是底层维护还是交给了咏珊去做,因为后面有高层来double check,所以傅慎行还是很放心的。

    “然哥,你们给我的新tark到底是干嘛的呀。这些数据奇奇怪怪的,看着像财务吧,可是这些位数的钱也太多了吧。”咏珊对teamleader问道。

    “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你钱哥,咱们亲爱的经理说呀这属于高级机密,客户不让透露。行了,别想那么多,好好准备下指导书,下礼拜你可是要和集团老总开会的。”然哥是咏珊组的tl,看似整天吊儿郎当,见谁怼谁,实则护犊子得很,大家不知道多喜欢他这样直爽不搂底儿的领导。

    咏珊对着电脑发着愁,连这些数据是干嘛的都不知道,只能想出个a数据,b数据来代替了。

    下个礼拜的会议,是傅慎行正式把这些数据交付给18m前的交付会议,他需要对底下的操作知道的一清二楚,再次确认不会有任何信息泄露的可能后才会最终开启这个任务。高层们不知道此时他们已经把咏珊的命放在了傅慎行的刀口处。

    

    













扫黑除恶😊

“百..百分之二?”咏珊低声呢喃着刚刚老板跟她说的涨薪幅度。心想这也太少了吧,想想之前Choen 公司12%-15%的涨幅,同是世界百强,为啥差别这么大。蓝色巨人现在给咏珊一种夕阳产业的感觉。虽说这里讲究band,可是多久才升一次啊。
   咏珊强迫自己多深呼吸几口,不然一口老血真的快憋不住了。怪不得那么多蓝色巨人跳到Choen养老呢。难道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也会三进Choen嘛……
  不过现在她也没有那么不平衡,毕竟咏珊基本上从入职开始到现在两个月都没干过啥事儿,整体氛围也很轻松,平时就吃吃喝喝玩玩,和同事老板关系也很融洽。
   但是蓝色巨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和夕阳产业没什么区别了,加上这两个月在公司的一些因为mission的裁员传闻和所服务的客户的强势态度,让她感觉这个世界百强企业现在真是卑微到尘埃里了,现在只不过是靠着些老本行撑着罢了。别看咏珊看似佛系,其实在软利益面前总是想要抓住一些东西的。
   
   更靠近金融中心地段的一座豪华大厦里正在举行着公司年会。推进报告厅的大门,俨然一副名流舞会的气场,大气磅礴的装潢,绚烂夺目的灯光,和各处的精美酒水食物,让人不得不感叹这家公司真有钱。大屏幕上不断滚动着今年业绩Top10的各个团队名单和令人瞠目结舌的总利益数额,这里的人面对金钱个个疯狂的像头狼一样,·放眼望去这“池子”里的人很少有穿着得体的,男的要么大金链子、豹纹皮裤和黑社会背心,女的也是各个浓妆粉面、妖艳暴露或是珠光宝气,根本不像一般公司白领的模样。不过这些人经营的可都是正当生意,保险、贷款、财经或是开会所无一不是在工商局备案过的。要说这些人以前底子有多干净肯定是不敢保证的,但是至少现在这大笔大笔的账目进出居然也都是合理合法的了,这都仰仗着这栋大厦的所有者傅氏集团的手笔。

    在VIP区的沙发上,一个身材挺拔、面容精致的男子两边拥着嫩模边喝酒边用ipad看着集团近几年的红利,看着这数字一年年的上升,嘴角不禁弯起了弧度。这令人迷恋的身躯外表下却总透着一股令人从骨子里胆寒的阴冷。他是傅氏集团现在的总董事长,傅慎行。他瞥了一眼台上正在不断感谢傅氏的一个小CEO,那是傅氏集团需要维护庞大数目的客户隐私数据而去请的一家国内数据安全公司,其规模很小,还在发展中,面对傅氏给的如此巨大的项目经费可不得一个劲儿的感谢嘛。 “那人讲完了没有?节目里有他这一趴嘛?”傅慎行捏捏额间不耐烦的说道。一旁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阿江弯腰请示到“那要不要直接把那人拽下来?”“算了,今天气氛好,别打破了好兴致。”“是。”

    小五在门口处正撩着一个翘臀丰乳的美女,被猛闯进来的一个傅氏高层吓了一跳“我说你干嘛呢?慌慌张张的。”

    “五。。五哥,不好。。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们的数据泄露了,客户被对手公司抢去了60%!”

    小五听完控制不住一把抓着那高层衣领“什么!你。。你是怎么办事儿的!?”

    高层吓得忙解释“不关我的事啊五哥,是。。是那个数据公司捅的篓子,下面几个小员工不按照规矩来,出了错还自己藏着掖着结果损失越来越大,到最后兜不住了才被上层知道已经晚了。”

    小五被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边用手呲牙咧嘴指着那高层,边摇着头走向傅慎行,弯腰在他耳边阐述了刚刚的事情。傅慎行听完,刚刚还在悠闲晃着酒杯的手已经气的发抖,“把他们带到老地方!”说完,起身的一瞬间,就大力把酒杯往地上砸了个粉碎,厅内所有人被这一动静吓了一跳,自觉静了下来。阿江跟了傅慎行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他们”指的是谁,不一会功夫就把那几个犯错的小员工和那CEO拖进了那间昏暗的“会议室”。

    总之之后,这家公司就再也没有在业界内出现过,那天在“会议室”楼下经过的员工还听到楼上重重的打击声和连续不断的惨叫。其实对于傅氏集团的行事风格,外面多多少少都有些风声了,只不过现在这个金钱当道的社会,谁不愿意和这样一个出手阔绰的金主合作呢。就连发生了这样的事,外面其他信息公司听闻,居然还只是想着怎么去顶替傅氏数据维护的空缺,完全将生命安全置之脑后。不过傅慎行经过这件事后,已经不会再考虑和这种小公司合作了,规则简陋制度不完善,员工素质差,处处都是隐患,更何况自己的集团内部可是有不少见不得光的财务数据的,这次幸亏没来得及将这些核心数据交付给他们,否则后果不看设想。

    

    产业园内蓝色巨人也开着部门会议,今年已经是和日本客户签约的最后一年,大家都关心着这个项目最后的走向。

    “隔壁组今年犯了那么多mission,估计续签是难咯。”

    “是啊,日本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犯错,欸,真是被害惨了。”

    一旁刚毕业的泳珊被同事们说的心惊胆战,一边皱着眉头听老员工的要做好心理准备,一边无望地低声说“不会吧”来安慰自己。

    项目经理看到大家都到齐后,终于开口了。“大家暂时先不用太担心了,我们这个项目目前看来还是保得住的。”

    “啊,真的!日本客户同意续签了?”大家兴奋之余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项目经理摇摇头“日本那边是不可能再续签了,据我了解的内部消息应该是换成了一家国内的金融集团。”

    其实项目换客户这种大事,就算保密性再强的公司也堵不住各处漏风的墙。之前就是不知道哪儿漏出来的换成傅氏集团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公司上上下下,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是谣传,蓝色巨人好歹也是底子很厚的世界百强,服务的客户也都是行业顶尖领域的公司。不过现在听到经理这样的描述,每个人心里都有了答案。

    “是傅氏集团吧,经理。”一个小伙子说出了大家不敢相信的这个答案。

    经理默默笑了笑也不说话,大家都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

    “欸,现在蓝色巨人已经落寞到这种地步了嘛?只看钱了。员工生命都不顾了。”

    “据说连Gini都亲自约谈过,这集团财力真够可以的。”

    “Gini是谁?”泳珊低声问道旁边的小哥哥。

    “蓝色巨人总部的CEO啊。”小哥哥拍了下泳珊的头。

    同事们显然对这一消息很是不满,会议室内一直安静不下来“你们听说没,上家数据公司的人出了事情后可不是裁员那么简单,都见了血的!”

    “是啊,那家公司现在连影都没了。这样一比咱们的日本客户可真是和蔼可亲呐。”

    经理看大家的情绪一时难以平复,边打断道“好了好了,其实现在还没最终定论,关于那个集团,大多也是风言风语罢了。何况现在是法治社会,大家不必担心这么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切按部就班的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大家若有所思的悻悻散去。

羁绊

 和现在的同事出去团建,我们在一家静吧玩桌游边喝酒,这家酒吧氛围很好,灯光昏暗。我坐在茹哥旁边和大家谈笑风生,正说的起劲,只觉得迎面走来一个男子好像正盯着自己看,我下意识抬头回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熟悉的身影,Boris怎么也在?太久不见了,居然还能有机会再看到。

  我的心一下子砰砰跳了起来,全身肌肉紧绷,那熟悉的炙热的眼神依然没变,我们之前错过了那么多次是因为没有缘分嘛?这次会是额外的惊喜吗?还是说没缘分就是没缘分,就算回眸千百次也只是路人缘?

  

羁绊

    我到哥哥和嫂子家里去玩,炎炎夏日,我们决定去小区旁边进口超市去逛逛。我穿了件吊带,一双凉鞋舒舒服服地和他们一起出门了,哥哥买了自己的房子在一个高档小区内,旁边超市针对地也是高档消费者。

    我推着购物车,一个人东看看西看看,他们俩时不时秀恩爱,我也不理会,一个人在他们旁边边逛边玩。

    Boris这天也带着儿子来这家超市购物,无意中发现了蹦蹦跳跳的我,先是满眼惊讶,而后心思完全跟着我跑,我们走到哪,他就带着儿子跟到哪,仿佛这次再不多看几眼,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居然一路都没发现。

    之后我们到了一个开放式餐厅就餐,中途我出去了一会,Boris便和他的儿子假装做到我们旁边。等我回来,发现旁边这一桌客人相当眼熟,嘀咕了一声“这不是我以前的老板嘛?”Boris听到了,俩人礼貌的回笑了一下。

实习生 小番外

杨修贤自从正式上班后,穿的越来越成熟了。这天他穿了件低胸绸缎衬衫,去井然办公室交报告的时候一手搭着井然的椅子,一手撑着办公桌,把井然整个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完全围住了。让井然脸红的,不仅是杨修贤直逼而来还带麝香的男香,还有...低胸衬衫没遮住的白皙带着点绯红的胸膛。井然不像杨修贤那么没羞没臊,要是换杨修贤早就死死盯着也不怕对方发现,可井然立马转过头,挺尸般盯着屏幕,身上人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井然...老板!?我刚刚说的建议ok嘛?”

   “啊...哦,好的,可以。”

   杨修贤看着身下人晃神的样子着实可爱,依他的性子肯定不肯罢休,便更凑近了些把头转到了井然的正对面,这回可由不得井然看不着了,脖颈下的肌肤尽显无疑。“井然你不说些什么建议吗?”

   “咳,下次注意着装,办公室不要穿的那么...暴露”

   “这衣服好多钱呢,不穿给你看穿给谁看?”

   “下次带件外套,等下了班我们回家...再脱掉。”#井然##杨修贤##井贤##巍澜衍生#

实习生10【井然*杨修贤】

   杨修贤离职后专心做毕设,一切都很顺利。因为现在是即将毕业可以社招的大学生身份,所以井然安排他进部门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烦事的HR阻挠,顺理成章的到了Zerron的组下。

   不过有一些report还是要报告给Jean的,她始终觉得杨修贤是运气好才进来的。井然为了增加和杨修贤一起的时间会派一些自己的任务给杨修贤,不过是通过下面的leader去传达,Jean总是想隔离杨修贤和井然的关系,上传下不达的事情多了去,殊不知他们俩的关系早已超乎她的想象,所以很容易发现Jean的不对劲。但是,井然却一直没说什么,虽然杨修贤理解作为老板需要有这种格局在,但是在私人情感上始终不太舒服。

  

  部门里组织一起去团建,目的地是泰国一个海边度假村⛱️。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很是快活。杨修贤开心过了头,眼看就要喝断片了,井然赶紧扶着他回到自己房间。

   “你行不行啊,都醉成这样了,要不要喝水?”

   杨修贤其实没醉,就是借着酒疯想干点什么,也不搭井然的话,半推半就地把井然带到了床上。井然一个踉跄被杨修贤压在身下,“好了别玩了,起来坐好!”

   杨修贤才不听这长辈式的使唤,压着井然,醉醺醺地说,“咦?你是我男朋友嘛?”一边说还不忘揩油摸着井然的脸。

   “怎么?原来你还有男朋友啊。”

   “应该..有吧。是不是你啊?嗯?”

   “不是我。”井然带着点生气的语调,头也扭到了一边。

   “嗯?不是你,不是你的话那就没有。是你的话,我就有啦!”

   井然刚刚还在生闷气,听到这里有转而忍不住偷笑。“都说了,我不是你男朋友,你认错人了!”井然报复式地掐了一下杨修贤细软的腰,惹得他一把抓紧井然筋肉分明的胳膊,然而根本拽不动这有力的臂膀。

   “啊哈哈哈哈哈,别揉那,痒!”

   “让你再乱认男朋友?喝醉了见谁都是你男朋友是不是?”井然抬高了头,用下巴抵了下杨修贤脸。

   “我只认你一个啊,况且别人让我醉不了。”

   井然最受不了杨修贤撒娇的姿态,恨不得真的从他身上捏一块肉下来。

   俩人调情调的正上头,Zerron被怂恿上来破坏老板的好气氛,让下去合影。Zerron识趣,一眼都没往里看,嘱咐好就自己下去了,不过部门里基本都传开了杨修贤是井然的小情人。但是杨修贤情商高,和部门同事关系都很好,大家也很喜欢他,都不会在背后说闲话,再加上他本身的画功和能力,连最忌讳这方面的HR都只好干瞪眼。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该多好,杨修贤躺在井然身边看着他微微呼气,心里多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段日子。

   

实习生8【井然*杨修贤】

   离了职的杨修贤便专心准备起了毕业设计,井然还特意在自己家收拾出了一间画室给杨修贤。

   “我的大老板,你对一个实习生的关心是不是太过了点。”杨修贤打开那间画室门的时候心里都乐开了花,

   “当初答应帮你找工作,结果到现在还没敲定,只能先用这种方式补偿一下你了。” 

   杨修贤参观着画室,果然是老板,画画的工具一应俱全,颜料🎨堆满了这个墙壁,刷子、刮子各种型号应有具有,只是...这一旁的欧式沙发和酒柜吧台...“那沙发,是专门为我找模特来的嘛?”

   井然最不喜欢看见杨修贤拿出在酒吧里海王的样子出来,奋力抑制着醋意,“那是怕你画累了,让你放松的。”

   “那老板,我画画经常画的忘了时间,要是太晚了我怎么回家啊?”

   “回家?住我这不好么?我的衣服你也能穿”

   关乎毕业的毕设杨修贤不敢懈怠,白天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等井然回来,杨修贤刚洗完澡正做着操活动颈椎。“拿了套你的睡衣,这古龙香真好闻。”

   井然也是疲惫不堪,丢了包一头扎进床里闭了眼想休息一会。“最好闻的是我身上的体香,趁我没洗澡,你可以过来闻闻比较一下。”

   杨修贤还真乖乖爬上了井然的床,凑近闻了闻,这古龙香水带着麝香,一股成熟忧郁的气息褪去后就散发着浓烈的情欲,再加上眼前一起一伏的胸膛,真勾的人想钻进他身体里去。